从欧洲联赛抢走7人 非洲落魄国家队的归化秘诀

7月的第二周已经开启,加纳足协连续公布喜讯,南安普敦后卫萨利苏、布赖顿霍夫飞翼兰普泰和毕尔巴鄂前锋伊尼亚基同意归化,他们将代表加纳出战年底的世界杯。这个夏天,加纳国家队已经从欧洲主流联赛招募到7名年轻新援,但加纳足协主席奥克拉库却表示,自己的游说工作远未完成。

国旗上有一颗象征非洲的黑星,加纳国家队也得名“黑星”。作为这片大陆最早的足球强国,加纳足球自1960年代开始强盛,他们在20年间包揽4座非洲杯冠军,被非洲足联破例允许永久保存冠军奖杯。加纳男足在1982年拿下队史第4座非洲杯冠军,这也是他们最后一个大赛冠军。

此后的40年,加纳将主要目标投向到更具影响力的世界杯赛场。但由于国内政局不稳,加纳的世界杯梦直到2006年才实现。2006年加纳人首次打进世界杯正赛,他们一鼓作气成为当年唯一小组突围的非洲球队。此后的2010年世界杯,加纳更是距离历史性打进四强咫尺之遥,面对苏亚雷斯的红点大礼,吉安错失点球葬送好局。

加纳在FIFA排名最高曾达到第14名,不过2010年世界杯遗憾出局后,衰退期不可避免地到来。虽然2014年他们赶上了世界杯末班车,但第三次参加世界杯的加纳小组赛1平2负垫底出局。世界杯后由于对奖金数额不满,国家队与足协决裂,加纳足球陷入长期混乱之中。

2018年6月,调查记者阿纳斯发布了一篇震惊足坛的报道,他以卧底身份掌握大量加纳足协腐败的证据,受牵连的加纳足协工作人员超过60名。加纳总统下令解散足协,经过重新选举,毕业于英国利物浦大学的体育经理人奥克拉库出任新主席。

“加纳的足球环境非常糟糕,我们的联赛中有大量不法行为,这需要时间去整顿,但国家队没有时间等待。”奥克拉库直言,上任伊始他就将归化定为加纳国家队的工作方案,从欧洲联赛招募有本国血统的年轻新秀。

加纳足协深知,世界杯资格才是吸引归化球员的金字招牌。于是进入2022年一个奇怪的现象出现,在年初的非洲杯赛场上,加纳国家队状态低迷,小组赛1平2负完全心不在焉,甚至面对首次参赛的科摩罗也大方送上3分。回到世预赛,加纳人却变得异常顽强,最终通过客场进球优势力压强敌尼日利亚完成上岸。

加纳主帅奥托·阿多拥有德国和加纳双国籍,他自己就是归化身份,生长在德国,足球生涯也全部在德国度过,曾在汉堡和多特蒙德担任助理教练。非洲杯耻辱出局后,阿多受邀接管加纳国家队,上任后最先规划的就是从德国联赛抢人。经过阿多努力,汉堡的安布罗修斯和奥波库率先接受归化,汉堡青训球员、达姆施塔特的菲佛也接受邀请。

夏窗开启后,加纳国家队将目标扩大到五大联赛,最终科菲·凯雷(弗赖堡)、萨利苏(南安普敦)、伊尼亚基(毕巴)和兰普泰(布赖顿霍夫)向后接受邀请。截至目前,加纳已经拥有7名来自欧洲联赛的归化生力军。

众所周知,中国之前的归化主要依靠金钱,而财力有限的加纳则大打感情牌。奥克拉库直言:“我们会和球员的家人进行沟通,大家拥有一样的血统,我们的情感是相通的。”

本届世界杯,加纳与乌拉圭、葡萄牙和韩国同在H组,晋级形势不容乐观,从欧洲联赛寻找强力新援成为球队备战的主要策略。据报道,加纳目前仍在努力招募切尔西的奥多伊和阿森纳的恩凯蒂亚,且都有不小的成功概率。加纳的归化大军未来能否在世界杯发挥威力,时间将给我们带来答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