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菲联近况凄楚以命相搏 外资向政府圈钱美梦难成真

特约记者陆丰报道 2010年的最后一天,因无法凑集到新赛季所需的必要资金,谢菲联透露有意整体转卖海南。同一天,助理教练邹侑根在微博上发出了 “这是命中注定的东西,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一天后他匆匆删去这条微博,让局外人对这场风波的去向更加迷离。

五年前的1月,也是在同样寒冷的年节上。四川省体育局宣布“四川失去了中超”,地方体育系统和投资者实德的博弈,最终让四川冠城俱乐部崩溃。此后诞生的新川足从乙级打起,2007年年底冲甲成功,2009年再度降级;同城的谢菲联2008年冲超,2009年年底因涉及到买球案被勒令降级,2010赛季以中甲亚军身份重回中超。

人们以为中超资格,可以为谢菲联带来必要的生存条件。但2010年的最后一天,谢菲联宣布即将远走海南,最坏的消息甚至是面临解散……一句话,现在是摊牌时刻了。

实德从2001赛季后购买了四川全兴俱乐部,当时,和四川省地方有关部门有过协议,这支球队今后不能出川。接手时刻,表示要给四川带来一个全国冠军,事实上,他差一点就做到了:2004赛季的足协杯,四川冠城打进了决赛,但1比2输给了山东鲁能。一块很快就灰尘蒙蒙的足协杯银牌,没有改变俱乐部无法自身造血的情况,尤其在中国足协大力清理实德系的背景下,实德一度走到了准备还球于川的边缘,当时,双方只是在600多万的价格上交手而已。

但养活一支顶级联赛球队,比这个接受价格要多得多。而且,如果仅仅是维持球队存活,在实德抽走关键球员的情况下,2006赛季勉力参加中超联赛,降级的可能性是很大的。最终,实德不能将球队转卖到四川省省外,而四川方面又不想接下这个烫手山芋,于是主动撒手,造成了一个中超名额被主动“浪费”。

谢菲联俱乐部的情况要特殊一些。2005年底,许宏涛成功将谢菲联引入成都,俱乐部的财力没有大连实德雄厚,和当地政府的交往背景也没有当年实德那样深入。

谢菲尔德联队是世界上第一个俱乐部,成都谢菲联是中国第一家“外资球会”,他们迫切需要证明自己。许宏涛不到一个月就和成都市足协、市体育局“劝退”了前五牛队盘根错节的股东们,进展之迅速,让他对在这个1000万人口的特大城市里有一番作为深信不疑。

谢菲联老板凯文的思嘉伯地产宣称是全英第四大房地产商,但在英国财富榜上其实排在300名之后,他的全部身家加在一起,还不及维甘竞技队老板投在球队四年来的资金。2006年,成都没有冲超成功,也没有看到英格兰东家巨资注入,传说中在英国不太有用、但可以在中甲拼杀的外援也不见踪影。许宏涛解释说,“上市公司要对股民负责,我们不可能烧钱。”

这是他第一次提到东家背景,三年后,当媒体爆出谢菲联用15万现金、15万汇款、以及冬训折算30万的价格买下海利丰客场比赛时,有人再次提到,由于“上市公司”财务严格,许宏涛动用了15万个人积蓄。既然英方不烧钱,这一年许宏涛是怎么过来的,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他当时说,“每天没有早于凌晨两点睡觉的。第二天八九点就得爬起来。最痛苦的是,刚睡下英国的国际长途又来了——那边正是工作的时间,这边却是睡觉时间。”这部热线小时都开着,有时候他甚至在想转到秘书台,但后来一想还是算了。

而在他因为涉案买球被刑拘后,球队也从2009年中超第七的“高位”上拉了下来,和广药一起降级参加中甲联赛。后者因为恒大介入,不但摆脱了原有的“罪人”形象,而且走上了高速发展道路。相形之下,成都谢菲联只能勒紧裤腰带过日子。2010年以中甲亚军身份重返中超联赛,他们创造了中国足球的历史:整个赛季花费不过1000万,只相当于广州恒大第一场中甲联赛的投入。

同时创造历史的还有俱乐部对球员的赊欠。据悉,到目前为止,俱乐部方面尚未兑现的奖金以及新基地建设款项1500万左右。2010年12月初,姚夏、王宝山和思嘉伯地产老总、也是谢菲联投资人凯文在深圳会晤,后者给出了一个月清偿债务的承诺。毫无疑问,20多天之后不惜以解散相博,凯文如果不是捉襟见肘,就是蓄谋已久。上赛季中期,成都谢菲联因为修建足球公园的尾款问题几乎天天在应付债主的追债,更让人吃惊的是,由于基地食堂缓付了供货商的费用,竟然出现了厨师挂勺而去、球队因此断炊的情况。

运作其实一直在进行,只是效果不好。去年12月20日,俱乐部拟定的旨在解决俱乐部和球队困境的建议书,上交到了成都市体育局。在建议书中,英方提出拿出50%的俱乐部股权,无偿赠予四川企业。俱乐部和球队也可以由新企业来重新命名,英方只保留40%的股权。英方希望通过此形式,由新的投资方投入俱乐部建设,同时承诺,俱乐部之前的债务还将由英方来承担。当地媒体在报道此事时,一定程度美化为欲冲击亚冠和联赛冠军之目的,而实际上,这是一个维持生机的计划。打中超至少需要3000万投入。因金融危机影响,老板凯文的资金状况不太乐观,他们希望尽量紧缩开支,所以才想出折中办法。

据悉,当地媒体在报道谢菲联欲整体迁往海南的新闻时,也有不同冷热程度。显然,公布这个消息似有涉嫌向当地政府部门施压的可能性,但作为国内唯一一家全外资职业俱乐部,成都市政府不可能像照顾国内企业那样直接注资。换言之,像北京市体育局向北京国安提供持续投入的方案,肯定不可行。

有人认为,成都谢菲联更名为海南谢菲联,这仅仅是时间问题。海南国际岛的开发需要一支足球队,这是门面、面子和国际惯例。但是,谁也无法否认,尽管从一开始谢菲联就没有获得当地政府的切实支持,但从成都建工、成都银行宣布进入主赞助商名单,成都政府已经在背后打开了援助之门。

凯文最不想走的道路就是拖下去,或者走托管的路子。这意味着他的投入彻底打了水漂,但英国人又没有余力继续玩下去。在远走海南的可能方案被公布后,一名当地政府的高级官员造访俱乐部,他表示,成都市政府在媒体报道之后,了解到了此事,领导高度重视,亲自了解了事件的详细情况,并且指示有关方面要尽力保住成都市的足球名片,尽力保证球队不搬离成都市,尽力把球队交给有实力的本土企业经营。

从最早时的外资俱乐部替代国有企业成都烟厂,到今天这条重回政府足球道路,其中的纠缠过于复杂。以成足“控诉”的缺少地方政府足够经济支持为例,此前在成都市政府积极协调下,成都银行与成都建工集团双双以1000万支持成足冲超。结果,球队顺利重返中超,但是截至2010年最后一天,球队仅仅收到了成都银行的1000万,成都建工集团则一分没有到位,这让拥有俱乐部92%股份的思嘉伯非常恼火。不过,据悉,思嘉伯地产当初承诺在地产方面和建工的合作,也因为思嘉伯早就出售了在成都拿下的地皮而告吹。也就是说,双方有点“扯不清”。

2006年,思嘉伯中国公司在成都注册了谢菲联置业(成都)有限责任公司,许宏涛任法人代表。当年年底,他们花了1.5亿元拍下成都红牌楼地区一块30多亩的商业用地,谢菲联的大手笔让人侧目以待。但两年后许宏涛从置业公司董事长位置上隐退,仅任董事。这块地皮谢菲联易手赚了钱,但也并没有给球队带来根本性的帮助。

从一开始进入中国足球,人们就质疑谢菲联 “独资”俱乐部的身份。凯文宣称在俱乐部上投入接近两个亿人民币,但谢菲联的经济问题,外界从来就无法弄清。2010年凯文在经营上没有突破,但在管理上却又给谢菲联创造了一个第一——在英国谢菲联当过主帅的大卫·麦卡锡成为成都谢菲联的老总,就是他一手钦点。麦卡锡曾作为职业球员在英国、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国家联赛中效力过,并拥有15年的主教练经历,此前在同属谢菲联大家庭的匈牙利费伦塔瓦雷斯俱乐部担任CEO。凯文当时宣称,麦卡锡来到成足后的任务就是“加强俱乐部的商业化运作”,保证成都谢菲联俱乐部的正常运作。以许宏涛之长袖善舞,尚不能全身而退,何况一个英格兰足球教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