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第一次连续两年梅西在16强就回家了

里奥梅西上一次来伯纳乌还是两年前,但上一次在欧冠十六强被淘汰,还是上一次。

他环顾四周,这球场改造了两年,其实和记忆中的那座球场已经大相径庭,赛前来自巴黎的客人还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建设中的棚顶:俺们屯里没这玩意儿。

纳赛尔怒目圆睁地这座还没有完工的球场里游荡着,裁判记录下他的愤怒:“他走进了裁判更衣室并堵门,还打坏了助理裁判的旗子。”

我们理解纳赛尔的愤怒,就像一年前切费林被阿涅利背刺时一样。裁判报告里不会记录的是来自卡塔尔的客人心底的咆哮:

老爷,他们是最大的反动分子!我们才是您最忠实的拥趸!你不能这么对待忠诚!

弗洛伦蒂诺微微一笑,心底鄙夷:这些蛮族,就像当年第一次进入罗马城墙的哥特人一样没见识。

自己可没有罗马人玩四帝共治的智慧,马德里只有一个皇帝。爷没有出现在江湖,但江湖都是爷的传说。

比赛结束前,隔着几十米的距离,场边的拉莫斯和场地中的梅西一定在某个时刻里对了对眼神。

我们难以用文字来描述这一瞬间两位大佬眼底闪过的波澜壮阔的过往种种,终究消散成为过眼云烟。

来自巴黎的客人之所以会这么愤怒和失望,或许是因为连他们自己也认识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巴黎不是第一次被逆转,应该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2019年在家门口被逆转,是最后的点球和突如其来的打击,就像被最后时刻一剑封喉,死得壮烈,伤口却不大,痛感可能不强。

最后45分钟那种茫然失措和脆弱的神经质表现让人不可思议。只从崩溃程度而言,今晚这场还超过了2005年的伊斯坦布尔之夜。

我还没看经历过05年那一夜的利物浦名宿卡拉格在赛后节目里如何评论,但我用肚子想也知道他说什么。

三个月前他在“巴黎永远夺不了欧冠”的夜里说,“你不能在球队三个人不防守7打10的情况下赢任何比赛。”

赛季前在梅西转会巴黎的时候我们在做一个庸人自扰的讨论:如果你有机会采访梅西但只有一个问题的时间,你会问他什么?

那真是千奇百怪五花八门贻笑大方,但最后我们达成共识:2022年带巴黎夺欧冠,和带阿根廷拿世界杯,你会更想要哪个?

或许第一回合罚丢点球不算什么,但第二回合3次射门2次射偏1次被封堵,8次过人只成功了4次。

除此之外你看着这份长长地各种挂零的数据统计,眼前闪过的都是他在伯纳乌1个打10个戏耍卡西利亚斯和穆里尼奥,在弗洛伦蒂诺眼皮底下高举巴萨10号球衣庆祝的画面。

那些夜晚的喧嚣仿佛还没有消散,但你随即明白,失败不算什么,没有存在感才是英雄迟暮最大的罪过。

亨利大帝曾经说过——不是护球像亨利的那位大帝是真的亨利——作为一个法国人我当然想要他留在法国,如果你想要留下美人你就应该在两年前动手,你要展示你的爱。如今新的爱情出现了,我觉得白菜要被猪拱走咯。

这或许也是纳赛尔窝火的原因:你当着我的面拱我的白菜,偏郎情妾意,还给我留点彩礼?

姆巴佩再次确认了巴黎的不堪,冷冷地转身抬起下巴:我仁至义尽了,你还有什么话说?

我甚至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被称为“纳爹”的纳瓦斯主力位置就没了。是因为欧洲杯MVP,还是因为那2000万的年薪?

卡里乌斯的泪水和乌尔赖希的无奈汇聚成眼前这个人的模样,23岁拿2000万的吉安路易吉揉揉眼睛,这一夜,他在笑,你在跳。

至于波切蒂诺。这个夜晚他看上去和索尔斯克亚一样不会换人,但他的苦可能有一致的地方。

姆巴佩要提供反击纵深,内马尔要提供持球推进,梅西总之有他的威胁不能浪费体力回防。

你也想不到丢第二个球这支球队就已经死了,人波切蒂诺也有话说的:你金彭贝那样能当后卫吗?当不了你知道吧,能力不够!

不,别全怪波叔,你爱美丽图赫尔恩里克瓜迪奥拉没被逆转过吗?人生自古谁无死,就看横死还是竖死。

连续被逆转淘汰已经成为历史,对于梅西而言,再讨厌他的人也不敢说他就一定完了,这只是梅西漫长而辉煌的球员生涯里普通的一夜罢了。

就像很多喜欢他的人那样,狠狠地把烟头甩到地上,跺两脚踩灭他,狠狠地甩出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