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国民70年阅读轨迹

与此同时,苏联文学被广泛引入及阅读,其巨大的辐射力在整整一代中国人的世界观形成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烙印,上世纪50年代的中国青年很少有人没有读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卓娅和舒拉的故事》《青年近卫军》等“苏维埃经典”。

改革开放让物质富足的同时,也丰富了“精神食粮”。国家出版局动员全国出版印刷力量,重印、出版了大批文学图书,有分量的佳作一经问世,举国上下竞相阅读,共同讨论。1982年获首届“茅盾文学奖”的《许茂和他的女儿们》《李自成》《冬天里的春天》《芙蓉镇》以及1985年获第二届“茅盾文学奖”的《黄河东流去》《沉重的翅膀》《钟鼓楼》,无不成为当年甚至持续几年的畅销书籍。“走向未来丛书”“文化:中国与世界”及“中国文化书院”书库介绍西方哲学、弘扬中国传统文化,“老三论(系统论、信息论、控制论)”热、尼采热、萨特热、海德格尔热都曾席卷读书界。

“从我们的采购经验看,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读者对娱乐性图书需求比较大,以金庸、琼瑶为代表。”北京市西城区第一图书馆古籍资料室负责人、原采编部主任林毅说,“2000年以后,以获取知识为目的的读者不断增加,经济管理类、计算机类等实用性比较强的读物受到读者追捧。近年来,社会节奏越来越快,生活中面对的问题也越来越多,读者对于健康方面图书需求不断增加。从读者关注的内容看,阅读目的已经从娱乐休闲逐渐转化为自我价值提升。”

21世纪以来,文化多元,媒体多元,读者的阅读同样趋向多元,青春文学的畅销、网络原创文学迅猛发展、传统文化解读回归痞子蔡的《第一次亲密接触》、韩寒的《三重门》、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托马斯弗里德曼的《世界是平的》、刘慈欣的《三体》系列、尤瓦尔赫拉利的《人类简史》等正是受到新媒体形式颠覆式影响的代表作。

随着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的大众化,网络阅读铺天盖地闯入人们的生活。技术改变了阅读的面貌和形态。如今,阅读已不再仅仅是打开一本书,“一屏万卷”的数字阅读时代已经到来。

2019年4月召开的第五届中国数字阅读大会发布了《2018年度中国数字阅读白皮书》,截至2018年,中国数字阅读用户总量达到4.32亿,人均数字阅读量达到12.4本。我国数字阅读整体市场规模已达到254.5亿元,同比增长19.6%,大众阅读市场规模占比逾九成,是产业发展主导力量。

专家预测,5G时代的来临,为全民阅读的数字化带来新机遇戴上虚拟增强现实设备,读者马上“置身”于中国历史的影像现场;翻开一本秦兵马俑画册,屏幕上立即展示各种秦俑立体造型中国出版协会理事长说,随着对新技术的广泛使用,“传播+阅读+沉浸式”的智能化出版将为人们提供更美好的阅读体验。

70年,中国人的阅读从“有没有”升级到“好不好”,不仅阅读书目走在百花齐放的路上,阅读场所从家庭、阅览室换到兼具“颜值”和“内涵”的新型阅读空间,书从纸质变为电子,而且阅读与各个领域跨界,衍生出“阅读+行走”“阅读+话剧”“阅读+科技”“阅读+互联网”“阅读+公益”“阅读+摄影”“阅读+音乐”“阅读+电影”“阅读+社交”阅读,让生活更加多彩。